▲困於生活的父親在客廳揮拳

来源:http://www.tianze168.com 作者:01kjcom看手机开奖结果,一点红心水论坛网址,开奖现场直播六全彩开奖结果,www337888.con,香港同福心水坛,www337888.con 2018-09-09 23:28

無憂無慮的夏天將逝,小雷穿上了三中的制服,脖子上的雙節棍卻不在了,他終究從懵懂旁觀者踏入成人的世界。母子於車站送別父親,喝醉的父親與失業的兄弟們唱著「咱們工人有力量」,但事後他終究低下了「高貴的頭顱」,跟著得勢的老韓去當場記。父親離家在片場錄製短片報平安,畫面瞬間明亮起來,褪去了黑白變為彩色,過去終究成為褪色的回憶,當下的屈就、掙扎卻如此明晰。三哥也在夏末秋初返家,意外拿到了一筆錢去收拾之前做出的「爛事」,困獸之鬥的人終於走出了牢籠。人人得到了轉機,卻沒有人能說明機會會將人帶向何方。

摔破鐵飯碗的父親只好從他的「摯愛」中找救贖,夜晚一人在客廳播放《計程車司機》,不停重複那句「你他媽的到底在看什麼。」父親在空無一人的客廳中盲目揮拳,宛如《計程車司機》中崔維斯不停耍槍、對著鏡子耍狠。寂寞與困頓不只使人坐困愁城,殘酷的也是父親的「不合時宜」,正來自於對自身理想的堅持,如果認命低頭、當個投機商人也許不會這麼辛苦。因此理想反而成為父親的「無物之陣」,也如同小雷目睹三哥被公安圍捕,在胡同中做困獸之鬥。滂沱大雨中,小雷不發一語看著三哥被押走,如同他看著在電影院啜泣的父親,稚嫩的雙眼端詳世代的不完美,無法理解,卻又隱約覺得痛。

那年姥姥的房裡響起了大悲咒。而抬頭望去,擾人清夢的鄰居依舊不時在陽台高歌〈江河萬古流〉,對著莽莽神州歌功頌德。如同卞之琳那句:「明月裝飾了你的窗子,你裝飾了別人的夢。」社會主義的豐饒如同泡泡般的美麗夢境,在90年代真的成為了泡沫,過去的理想、口號只是妝點過去的夢,沒有人再當真,卻仍成為活下去的憑藉,妄想哪日真的「咱們工人有力量 」,然而離開了陳舊的美夢,當下的生活才真正開始。小雷的姥姥過世,院子裡的曇花悄悄盛開,家族請來攝影師留念,生命之流在那一刻暫時凝結,小雷伸出右手留下一張獨缺父親的合照,屬於那個年代的特有風景。之後時間繼續奔騰,非常完美,如同一去不返的時代、無法再踏進第二次的河流,但仍能從中捧起一些殘存的吉光片羽,像是那年盛夏的放映間、三哥的桌球台、田埂上的西瓜,微不足道卻依舊閃耀。

▲小雷「摟著」外出工作的父親,為了生活遠走他鄉,全家福中永遠少一兩人,也是屬於那個年代的特有風景。(圖/前景娛樂,2017.05.23)

▲困於生活的父親在客廳揮拳,亟欲衝破圍堵他的「無物之陣」。(圖/前景娛樂,2017.05.23)

▲小雷與父親在放映間。《八月》可以看出不少經典電影的影子,小雷與父親騎著腳踏車和在放映間中情誼,宛如《新天堂樂園》中的放映師與小男孩。(圖/前景娛樂,2017.05.23)

小雷脖子上掛著雙截棍到處跑,背景的搖滾樂是90年代的狂躁與不安。如同狄更斯那句老話:「最壞的時代,也是最好的時代。」但巨輪在滾動,碾碎了很多未竟的夢,公家單位因國家政策面臨轉型,國營片場剪輯師失去工作,父子倆沒辦法再看免費電影、畫匠轉行刻字、好萊塢大片進入中國。日常生活中的符號築構了90年代的劇變,透過孩童的稚嫩雙眼,沒有批判卻有痛處。

旁觀者是孩子,生活在其中身不由己的仍是大人。父親與工廠裡的工人賣力齊心拔河,幹部拿著大聲公唱著政府的樣板宣導,中國正在經歷改革開放的陣痛,理想中的社會主義榮景變成一抹半死不活的幽魂,不只是生活顛覆了,過去的「信仰」也隨著坍塌。如同這時工廠大車突然拋錨,如同搖搖欲墜的國營企業,員工丟下拔河繩推車,但誰也不知道能推著這個陳舊的體制到何處。而身為剪輯師的父親懷著藝術家情懷,堅守生命中的閒情逸致,看著電影落淚、用自行車帶著兒子去田邊吃西瓜,被捧在掌心的美好,卻逐漸被時間沖刷成殘跡。

如果說父親是在時間洪流中緊抓著僅存的浮木,那小雷便是安穩的躺在時間長河上,順著這股潮流飄移。小雷的生活離不開雙截棍,房間貼著李小龍與崔健的海報,在房間揣摩李小龍的神態, 老師不加分就追著他揮雙截棍,藉此滿足孤獨的妄想 。相較於差點被時代淘汰的父親,小雷無疑沈浸於90年代的「好」,悠閒的掛著雙節棍走出電影院,開心唱著激昂的搖滾樂。崔健是狂躁年代的代表、第一個站上天安門的搖滾明星,站在毛澤東畫像跟前,篡奪了他在青年心中的地位。至此,中國從「集體」變得「私我」,吹捧無可取代的「個人」,但父親顯然沒跟上這股潮流,倒是小雷的舅媽成為第一個得勢發財的人,讓懷有藝術夢的父親不得不感嘆:「當個自體戶也不錯。」

悠閒的暑假時光,小雷在游泳池拿到了第一張認證、在夢中接受女孩子一吻,目睹三哥暴力敲詐,臥病在床的姥姥打著點滴。如同楚浮《四百擊》中的安托萬,稚嫩的眼光正在捕捉這個世界,隨著時光流逝,愜意與歡快中開始出現成人世界的現實色彩。灼熱的歲月溜進少年的眼眶,讓所有平凡的瑣事突然爆裂開來,蹦出了一個時代的火光,這正是導演張大磊的獨到之處。